图/百度百科

4月6日,哈药股份发布2020年财报。

财报显示,哈药股份2020年实现营收107.88亿元,同比下降8.76%。在营收下降的同时,其净利自1993年上市以来出现首亏,亏损10.78亿元。

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哈药股份业绩就开始走“下坡路”,营收从2017年的120.2亿下降到2019年的118.2亿元,净利润的降幅也从2017年的48%下降到2019年的84%。

其中,哈药股份一直采用“重销售、轻研发”的发展战略,使其面临着产品营收下降,品牌严重老化的窘境。

3年前,哈药股份投资美国GNC超过20亿元,寄希望于通过这笔投资扭转业绩衰落的趋势。然而,随着GNC宣告破产,身为大股东的哈药股份无法得到优先清偿,这也成为其2020年出现亏损的重要原因。

 

净利亏损1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下滑

财报显示,2020年哈药股份实现营收107.88亿元,同比下降8.76%。在营收下降的同时,其净利首亏10亿元。

从业务上划分,哈药股份主营业务包括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2020年该公司医药工业板块实现收入27.68亿元,同比下降19.9%;医药商业板块实现营收79.73亿元,同比亦下降4.11%。

具体来看,哈药股份除中药业务收入同比微增8.81%至6.26亿元外,其他主要产品线收入均全线下滑,其中化学制剂业务实现收入15.74亿元,同比降幅达29.67%;生物制剂收入0.72亿元,同比下降24.06%;保健品业务实现收入0.68亿元,同比下滑58.06%。而在其医药商业业务中,其批发医疗客户业务的营收规模下降14.35%。  

2020年,哈药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为 21.53%,较上年同期下降2.20个百分点。其中,医药工业毛利率为 51.49%,医药商业毛利率为 11.13%。

对于业绩的下降,哈药股份在年报中称,部分地区性带量采购扩容,促使部分常用性肿瘤用药价格大幅压缩。受疫情影响,部分感冒类产品被过渡盲从,导致部分产品原料价格暴涨。有关部门对药品价格的控制和调整也使公司产品面临一定的压力,从而导致部分产品毛利空间压缩。

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哈药股份业绩就开始走“下拨路”,营收从2017年的120.2亿下降到2019年的118.2亿元,净利润的降幅也从2017年的48%下降到2019年的84%。

 

重销售轻研发,产品“老化”

在创设“盖中盖”的营销神话后,哈药股份便开始采用“重销售、轻研发”的发展战略。因此,哈药股份销售费用一直占比较高。2017年-2019年,哈药股份销售费用分别为7.61亿元、6.20亿元、8.61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73%、7.28%、8.3%。进入2020年,其销售费用已高达10.75亿元,同比大幅增加24.83%。  

与之相对比的是,哈药股份的研发总投入占营收的比重却不足2%。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哈药股份研发费用依次为1.42亿、1.37亿和1.25亿元,呈逐年下滑的趋势。其中2020年投入的研发费用仅为9252.7万元,同比下降26.06%,研发总投入1.24亿,仅占公司营收的1.15%。

对比同行业的丽珠集团、长春高新,这两家公司去年的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分别是9.41%和7.95%。由此可见,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哈药股份在研发投入方面不占优势。

业内人士指出,研发投入是公司业务和产品创新的重要驱动力。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鼓励创新,创新能力已成为医药企业竞争力的重要参考。而哈药股份研发投入不断萎缩,将使其在未来的竞争中面临更大挑战。

从2020年报里也不难看出,目前哈药股份正面临着产品营收下降,品牌严重老化的挑战。

数据显示,哈药股份营收过亿的产品有五类,抗病毒抗感染产品营收6.87亿元;感冒药产品营收4.01亿元;心脑血管产品营收2.68亿元;消化系统产品营收2.00亿元;营养保健品营收9.42亿元。

在这五类产品中,除了消化系统产品的营收有16.11%的增长以外,其余产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抗病毒抗感染产品、感冒药产品、心脑血管产品、营养保健品的下降幅度分别为31.50%、4.11%、24.49%、25.98%。

在中国医改向深层次推进以及药品宣传管理越来越严格的背景下,对于医药公司来说,研发投入将是医药公司未来收入的驱动力。显然哈药股份“重销售、轻研发”的发展战略已不符合医药股的特征,而是需要研发新单品来挽救业绩。

 

20亿元投资血本无归

哈药股份2020年国外业务营业收入436.59万元,同比下降93.46%。对于国外业务的下滑,主要归咎于哈药股份对于GNC的投资失利。

2020年国际保健品、营养品等膳食营养补充剂品牌GNC宣告破产,使哈药股份超20亿元的投资无法收回,直接殃及到哈药股份的利益。

哈药股份和GNC的渊源还要追溯到2018年。2018年2月24日,哈药股份公告称,该公司以约3亿美元认购GNC发行的299950股可转换优先股,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自此,哈药股份就与GNC捆绑在一起。

截至2019年2月13日,哈药股份已分三次累计支付约3亿美元,用于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投资成本总计20.63亿元人民币。

哈药股份将希望寄于这笔投资来摆脱业绩颓势。然而,GNC在2020年6月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提出破产保护申请。2020年10月15日,美国高等法院举行听证会确认了GNC债权人权利的分配事宜,哈药股份作为GNC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列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

2020年报显示,哈药股份因GNC可转换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20.49亿元,已被冲减公司净资产。并且,哈药股份已对GNC可转换优先股应收股利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冲减本期损益1.71亿元。

因此,哈药股份的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出现同比92.64%的大幅增加。至于原因,哈药股份称,主要是同期完成认购GNC可转换优先股股权导致现金流出所致。

不过,尽管2020年出现巨额投资“踩雷”、首亏10亿,但哈药股份还是公布其经营目标,2021年其计划实现营收122亿元,同比增长13.08%。同时,该公司将控制产品生产成本和各项费用支出,保持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的稳定,积极寻求和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哈药股份能否突破目前亏损的窘境,还是一个未知数。

原文作者:王欣
编辑:王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