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网络

“大家好,我是渣渣辉(张家辉),是兄弟就来砍我。”

直到今天,《蓝月传奇》魔性而洗脑的广告词,依然是互联网高频次出现的热梗之一。

然而这款曾经的爆款页游,如今已随大势日趋式微。游戏背后的公司恺英网络,遭遇了传奇IP纠纷和实控人被判刑的丑闻后,也长时间陷入绝境。

在管理层班子“改朝换代”后,恺英网络去年的业绩呈现复苏的趋势,是否代表其即将迎来“洗白重生”?

 

利润增超220%

4月28日,恺英网络披露了2021年年报及2022年一季报。

公告显示,2021年,恺英网络实现营业收入23.75亿元,同比增长53.92%;归母净利润5.77亿元,同比增长224.14%。

2022年一季度,恺英网络营业收入10.29亿元,营收值接近2021年总营收的一半,同比增长129.73%;归母净利润2.48亿元,同比增长66.66%。

这样的业绩表现,放在国内游戏产业发展受到重重限制的大环境下,属实颇为亮眼。毕竟,不少游戏公司增速都在大幅放缓、停滞甚至退步。今年一季度,12家A股游戏公司中,超过一半出现净利润负增长。

据《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国游戏市场2021年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同比增长6.4%,增幅比例较去年同比缩减近15%,行业发展承压肉眼可见。

从营收结构来看,恺英网络2021年移动游戏的营收占比,从64.98%增高至94.63%,移动游戏成为恺英网络的主要收入来源。

而作为昔日的“页游一哥”,恺英网络赖以起家的网页游戏,营收占比已经进一步从2020年的23.34%缩减至5.37%。

虽然明星页游《蓝月传奇》现在已难以为继,但上线以来,其已为恺英网络贡献了许多营收。据财报称,截至2021年,《蓝月传奇》累计流水超40亿元。

2021年年报及最新季报公布次日,恺英网络股票午后以9.98%涨停,报于4.52元/股,总市值接近110亿。

 

管理层动荡

一笔挂在阿里拍卖平台的债权司法拍卖,让曾经的那段往事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

5月6日,恺英网络前董事长王悦持有的公司股权开启公开拍卖,共2124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参考价格为10407.6万元,由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处置。

对于股权拍卖的原因,官方公告的说法,是王悦未履行相关义务。而这背后,是一场玩脱了的资本游戏,也由此引发了管理层内讧和公司大动荡。

要想确切地将事情讲清楚,时间要追溯到2008年。彼时,两位自然人冯显超和钱华成立了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之后,冯显超的大学校友王悦入场,成为了上海恺英实控人。

其后,通过深度捆绑腾讯开放平台,恺英网络连续打造了《捕鱼大亨》、《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等多个爆款游戏。

2015年前后,游戏概念股在资本市场上受到热捧,恺英网络也趁此时机,以借壳方式成功登陆A股。

在高业绩对赌和受追捧的游戏概念的刺激下,恺英网络连收12个涨停板,此后其股价最高飙升至70.01元/股,涨幅达到341.7%,市值超过500亿元。王悦也一度入选“2016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上榜富豪。

在财富增值刺激下,为了使公司股价维持在高位,恺英网络开始踏上了追逐概念的路途。大数据、区块链、VR/AR、P2P、消费金融等领域恺英网络均有所涉及,而原本游戏业务的发展则主要通过并购来进行,导致后来主业疲软、股价下行。

在此期间,由于所有的财富只维持在账面上,急于套现的王悦等公司高管所持股权处于限售期内,并没有机会减持兑现,股权质押融资成为了一条可行的办法。

在2019年以前,王悦以及二股东冯显超所持有的股份已经几乎全部被质押。不仅如此,王悦还擅自将关联的上海骐飞、上海圣杯的大部分股份也进行了质押,股东数亿元的利益被非法转移。

但质押融资需要股价维持在高位,尽管恺英网络竭力炮制利好维护股价,可缺乏实际的业绩支撑,最终“页游帝国”还是濒临坍塌。

2019年前后,王悦淡出身影,先后辞去公司内大小职务,金峰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之后的不久,“失联”近1个月王悦,就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批捕,判刑五年六个月。

同样涉案的冯显超和金锋,此后陷入“罗生门”式的宫斗交锋。冯显超策划举报金峰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目的是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若当时王悦和冯显超的持股被公开拍卖,金锋接盘则会成为最大股东。

有意思的是,在今年5月6的拍卖中,金锋最终以每股4.9元的最高应价,成功竞买了王悦持有的股份。

 

复兴尚需时日

公司内乱不仅仅是恺英网络遭受的唯一重创,新一轮打击紧跟其后,其影响也延续至今。

此前,为获得传奇IP,上海恺英层以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然而,浙江九翎被收购后发生了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其中因传奇IP授权而与传奇IP株式会社、娱美德发生的纠纷涉及索赔金额达76.62亿元。

为了甩掉麻烦和包袱,恺英网络以“1元甩卖”的价格,将浙江九翎70%股权退还,致使恺英网络当期损失惨重。

其后,恺英网络长期陷入版权漩涡,官司不断。新班子上任后,几乎每月都有一两次版权纠纷、诉讼进展公告。对外的IP版权纷争,以及对内的股权诉讼和投资者赔偿,让恺英网络遭受多重风波袭扰,负面缠身。

正如财报中反复提及,新领导班子给恺英网络带来了巨大改变。高层更换之后,恺英网络制定了新的转型发展方向,坚持 “聚焦游戏主业,研发、发行、投资+IP三核引领“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IP上花了很大功夫。

在新调整下,重回正轨的恺英网络爬出泥潭,慢慢恢复了元气。2021年,多项业绩指标均在一定程度上复苏。

不过,恺英网络至今还远未恢复到曾经的营收水平。同时,当前其所面临的问题也一点不少。

首先,在行业泡沫逐渐释出的大环境下,仅靠IP捆绑而缺少实力支撑的发展思路,正逐渐失去市场信任。

同时,国内诸多游戏公司在腾讯、网易两大巨头之下夹缝求生,出海几乎成为行业共识,恺英网络今年也加入出海大潮,将全球化、加码海外作为公司核心战略主题之一。

然而,游戏公司出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海外市场的发展格局也正逐步趋于稳定,现在在海外市场吃香的,还是早期的海外布局者。如此看来,恺英网络当前才有意加码海外市场,难免有“跟风”之嫌,也早已错过先机,此时发力并非易事。

从现实层面说,恺英网络如今正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无论坚守国内还是谋求出海,都显得十分被动。恰逢此时,“元宇宙”概念兴起,恺英网络提前抢位,投资了中国VR50强企业大朋VR,称其为未来重要的业务布局。

可当前,“元宇宙”还更多还只是概念,泡沫破裂的风险很大,以后还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探索期。若缺少研发实力支撑,恺英网络相关布局,也不过是又一次跟风蹭热度罢了。

劫后重生的恺英网络,想要走出昔日伤痛,实现真正的复兴,还需要做出更多改变和成绩。

原文作者:王元石
编辑:马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