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洲集团发布了两笔临期美元债交换要约完成的公告,受此影响,此前惠誉认为这属于不良债务交换,逐对其下调评级。

在此前,禹洲集团也在尝试各种努力回笼资金纾困,包括出售物业子公司股本及质押深圳总部大楼。此次要约交换完成也算是解了禹洲集团的燃眉之急,但之后依旧会有美元债陆续到期,之后如何还是要看禹洲集团的后续造血能力。而禹洲也表示,如今是行业“至暗时刻”,需要“背水一战”,努力“活下去”。

两笔美元债交换要约完成

1月24日,禹洲集团(01628.HK)公告称,2022年到期美元票据交换要约及征求同意已成功完成。

官方表示,于2022年1月21日,关于征求同意票据(本金总额为49.155亿美元)的补充债券契约已生效并对所有征求同意票据的持有人具有约束力。

禹洲集团计划与共计持有本金总额为104,857,000美元的剩余2022票据和2022票据II(合称2022剩余票据)的持有人保持积极对话。特别是,公司正与清算系统和其他专业机构紧密合作,以期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尽快以与交换要约实质相同的条款重新启动2022剩余票据的交换要约,使未能参与交换要约的2022剩余票据的持有人能够参与交换。

禹洲集团表示,将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尽快提供有关重启的进一步更新。公司真诚地敦促所有 2022 剩余票据的持有人交换新票据。同时,公司将继续与债权人积极协商,争取于合理时间内达成共识,以友好方式解决本公司的流动性问题。

此外,禹洲集团还表示,在仔细考虑其在持续恶化的房地产市况及境内对融资活动及现金结余的监管不断收紧的形势下的流动性状况后,没有支付2022年1月23日到期的剩馀2022票据II的本金和利息,也不预期将支付于2022年1月25日到期的剩余2022票据的本金和利息。尽管2022剩余票据下将发生某些违约事件,但任何征求同意票据或公司发行的3亿美元高级永续证券下都不会发生违约事件。2022 年票据 II 已于 2022 年 1 月 23 日退市,2022 年票据将于 2022 年 1 月 25 日退市。

根据公告显示,公司于2022年1月20日发行了本金总额为约4.53亿美元的新票据以交换本金总额为约4.77亿美元的交换票据(由约2.66亿美元的2022票据(股份代号:05361 )及约2.12亿美元的2022票据II(股份代号:05561)构成)。

 

因不良债务交换被下调评级

曾在1月12日晚,禹洲集团就推出美元债要约交换管理方案。

对于要约交换理由,禹洲集团称,其已无法利用惯常的融资管道,如银行借贷及资本市场股本及债务融资等,使短期流动性面临巨大压力;银行缩减房地产开发的贷款导致开发商获得的境内资本减少,并减少按揭贷款以及买家对房地产开发商能否完成项目的担忧导致物业销售下滑。境外资本市场对这些境内事件的反应负面,限制了禹洲集团用以偿还到期债务的资金来源;境内外银行大幅收紧对其现金结馀监管,减少了不受限制的可动用现金,其项目公司的现金使用和分配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在禹洲集团发布两笔美元债券的交换要约方案后,1月17日,惠誉将禹洲集团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CCC-”下调至“C”,同时还将公司的高级无抵押评级从“CCC-”下调至“C”,回收率评级为“RR4”。惠誉认为根据其标准,这属于不良债务交换。

之前的 1月10日,穆迪也将禹洲集团的公司家族评级(CFR)从“B2”下调至“Caa2”,同时将该公司债券的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3”下调至“Caa3”。展望维持“负面”。

穆迪副总裁兼高级分析师Celine Yang表示:“此次评级下调反映出,由于融资渠道趋弱和到期债务规模庞大,禹洲集团的再融资风险有所增加。”“负面展望反映出该公司在未来6-12个月调动所有现金管理再融资需求的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偿债压力大,“活下去”是目标

虽然现在交换要约成功,但未来如何,还是取决于禹洲集团回笼资金的造血能力。而在此次票据宣布交换要约之前,禹洲集团也在尝试各种努力回笼资金纾困。

1月5日,禹洲集团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禹洲物业服务的全部已发行股本,售于华润万象生活,代价不高于人民币10.6亿元。

很多业内人士猜测,当时禹洲集团出售禹洲物业服务的股份,主要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期的两笔美元债。

而对于这笔资金的用途,禹洲集团于近日在电话会议中称,将使用出售物业子公司的资金10.6亿元用于偿还其美元债交换要约后的新债赎回。此外,将使用销售回款以及预售监管账户未来释放的现金流偿还交换后的新债。

在更早之前,禹洲集团还于去年底将深圳总部大楼质押,获得了11亿元贷款。对此,禹洲集团表示称,项目抵押融资是市场上常见的融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禹洲集团在去年年半年报中显示,其账面上的现金有209.4亿元,足够偿还这两笔美元债,但禹州集团依旧选择了将两笔美元债交换有约,来以新还旧。

对此,禹洲集团在公告中强调,其预期没有足够的资金在到期时立即偿还不同意交换要约的债权人所持票据,而这可能会引发交换票据的违约事件以及其发行或担保的其他美元票据以及其他融资的交叉违约。

除了本次要约交换成功的两笔美元债之外,禹洲集团在2023年-2026年到期的美元债券分别有13.5亿美元、10亿美元、8.95亿美元和9.35亿美元。

也就是说之后禹洲集团依然要面临很大的偿债压力。

在近期的禹洲集团召开的2022年年度工作交流会中,禹洲集团董事局主席林龙安也表示,现在局势可以说是“行业至暗时刻”,鼓励全员“背水一战”。禹洲集团未来的目标是以“小而美”的发展路线,争取长期的“活下去”。在当下的至暗时刻,林龙安要求员工“要集合当前行业的实际情况,制定铺排相应的过冬策略力保生存”。

原文作者:天一
编辑:邱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