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百度百科

尽管有3.5亿元的信托输血,但金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辉控股”)还是不被外界看好。

日前,穆迪将金辉控股“B1”公司家族评级和“B2”高级无抵押评级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名单,并将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列入观察名单。

要知道,在此前多家房企被下调评级时,金辉控股评级始终被三大评级机构看好,这是自进入“黑铁时代”后,评级机构首次将金辉控股评级下调至如此,可见评级机构对金辉控股未来一年内的发展并不看好。

而穆迪方面也表示,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反映了穆迪对金辉控股的担忧,担忧之下正是源于不断下滑的销售额和即将压顶的短期债务。

 

评级被列入观察名单

8月4日,据久期财经报道,评级机构穆迪已将金辉控股“B1”公司家族评级和“B2”高级无抵押评级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名单,并将其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列入观察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去年下半年房地产行业进入“黑铁时代”以来,评级机构首次将金辉控股评级调至“稳定”以下。

甚至早在去年6月时,惠誉还将金辉集团有限公司的评级展望从“B”上调至“B+”,展望为“正面”,同时还将金辉的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上调至“B+”,回收率评级为“RR4”,彼时惠誉肯定了金辉控股杠杆率、透明度、债务结构、土地储备等多个方面。

尽管,此后多数房企评级遭到下调,惠誉也在去年12月将金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至“稳定”,同时确认“B+”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IDR),确认了其“B+”高级无抵押评级,回收率评级为“RR4”,甚至称其销售紧缩和财务灵活性将减弱,但却仍将评级保持在“稳定”。

与此同时,在此之前的标普及穆迪对金辉控股的评级展望均为稳定,成为行业内鲜少被评级机构看好的房企。

而此次穆迪将其展望列入观察名单,并称“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反映了穆迪的担忧,即金辉控股低于预期的合同销售额将在未来6-12个月内将削弱其信用指标和流动性缓冲,从而无法支撑其评级”。

此外还表示,金辉控股评级不太可能获得上调,可见评级机构对金辉控股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态势并不看好。

 

销售额下滑

穆迪的担忧不无道理,作为闽系房企的金辉控股也有一颗追逐千亿的野心,其董事长林定强就曾在去年表示“公司2021年的合约销售金额预计会突破千亿。”

然而市场并未让林董事长如愿,2021年金辉控股实现合约销售额约947.2亿元,同比下降2.56%,合约销售面积57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6.33%,在行业整体下行的情况下,金辉控股也难以幸免。

而进入2022年以来,金辉控股仍难以在恶劣的行业环境中独善其身,其销售额延续了2021年的下滑趋势,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金辉控股连同合营企业及联营公司的累计合约销售额约为243.7亿元,同比下降56%。

据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TOP100房企上半年销售额均值为356.4亿元,同比下降48.6亿元,金辉控股降幅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即使从6月单月来看,金辉控股表现也同样不尽如人意,仅6月份其连同合营企业及联营公司的合约销售金额约为62.5亿元,同比下降43.13%,远超于中指研究院统计的28.6%的降幅。

因此,穆迪认为金辉控股销售额下降超出其此前对此的预测,而合同销售疲软将降低金辉控股的经营现金流、未来收入确认和信用指标。

 

短债压顶

众所周知的是,销售回款是房企偿还借款资金的主要渠道之一,而销售回款则与销售额保持正比,目前金辉控股销售额持续下滑,其销售回款也将保持下滑。

但据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金辉控股短期借款167.3亿元,同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12.2亿元,存在数十亿元的资金缺口,更别说同期其还有129.19亿元将于一年内到期的贸易应付款了,以前述销售回款来看,金辉控股压力并不小。

可如今正值房企融资困难之际,即使压力再大,金辉控股也只能使用自有资金去偿还,据了解,此前金辉控股使用内部现金偿还了33亿元的境内债券和资产支持债券,还在7月19日,将“20金辉02”债券所需资金悉数存入偿还(未偿还本金额人民币5亿元连同利息人民币3500万元)。

彼时,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认为,金辉控股并非主动提前偿债,而是触发相关条款后承担回售责任,所以仍然可以认为是房企经营压力大,房企债务市场恶化。支付回售是被动责任,如果不履行也意味着一种违约,因此在能力范围内房企并不愿意主动违约,否则资金链压力会更大。

如此来看,金辉控股此前重新奔向信托怀抱,通过山东信托融资3.5亿元一事对金辉控股而言其重要性已不言而喻,只是信托融资成本较高且金额较小,对其数十亿元资金缺口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而目前金辉控股销售额仍在持续下滑,金辉控股可使用的内部资金也将逐渐减少,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压缩其资金链及现金流,使其陷入紧绷状态,金辉控股下半年或将并不好过。

原文作者:王婷妍
编辑:王婷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