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显示,美团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370亿元,较去年疫情期间同比增长120.9%,高于市场预期;净利润-48.46亿元,同比下降206.90%。经调整后亏损净额为38.91亿元,占总营收额10.5%。经调整净亏损的38.92亿元,也比去年同期的2.16亿元高;公司新业务及其它亏损额大幅增加,从去年亏损13.63亿扩大至80.44亿元。

 

外卖毛利低,反收割外卖员

不久前,市场监管总局宣布,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美团则第一时间公告称,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

就在美团陷入反垄断争议之时,北京卫视系列纪录片《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处长走流程》播出,而后“副处长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的视频登上热搜,美团又一次被质疑“压榨”外卖骑手而成为众矢之的。

从清晨到夜幕降临,长达12个小时的跑单,王林只赚到了41元,这才有了他坐在北京的马路边说,“这个钱太不好挣了,真的太不好挣了。”

(来自视频截图)

在相关部门的调查和走访下,4月28日美团披露,已新开22场恳谈会采纳19条骑手建议,正在改善骑手的配送体验,并新增了“申诉审核绿色通道”、“宝贝陪伴日”两项帮扶政策。

为了维持薪水、不被罚款,靠单量吃饭的外卖员,只能跑的飞快,陷入危险的境地,亦有美团骑手提到,众包骑手的部分收入规则近期修改后,甚至有变相降薪的趋势。与此同时,为了缩减用工成本的美团,至今并未给众包或专送骑手提供社保。

平台的调整猝不及防,今年3月份,美团通过调整乐跑的骑手收入规则,变相降薪。骑手表示“原来一个礼拜可以跑2800元左右,现在只能跑到约2200元,有时候甚至只有2000块钱。”工资大幅度地下滑。

外卖员的薪酬直接和单量挂钩,以每单6元计算,外卖员要想获得6000元的工资,需要一个月跑足1000单,每天跑足33单以上。

即使外卖员不追求单量,美团也对每一单外卖派送都限定了严格的时间限制,超时之下,平台会给外卖骑手相应的罚款,骑手也不得不争分夺秒。

送达超时,要扣七块,骑手得倒贴,美团系统派单太多,骑手又不能拒单,只能看着单子不停地进来,如果骑手时间赶不上,就会被罚款。

如果餐品没有准时送达,用户投诉也有可能给其带来罚款,而这些罚款的金额,如果对比每单赚取的收入,称得上巨额。

为了不超时、不被投诉,外卖员往往选择行驶距离最短的送餐路线,有时会违反交通规则,甚至闯红灯,为了全力奔跑,一秒的分心都是奢侈。

这却给骑手生活埋下了一枚炸弹。对于骑手而言,交通违法行为的罚款额度,要比美团的罚款小得多,但这种无奈又危险的抉择下,他们自身也面临着极大的人身安全风险。

骑手因为每天都在路上跑,经常发生交通事故在所难免,平台打着为骑手的安全着想,就每天在后台扣骑手3块钱,说是帮他们统一买交通保险,但骑手真要出了交通事故,他们又会和你扯皮,最后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一个骑手一天3元,一千万人一天就是三千万元,一个月就是9亿,一年光这个保险费就是108亿。这还没算平台扣的各种罚款,以及卖的工装头盔保温箱利润,一件东西赚十块不多吧,夏天二件工装因为要换洗,冬天也是二件工装,再加一个保温箱和一个头盔,总共就是6样东西,一样赚十块就能赚60元,一千万骑手就能赚6个亿。

不难看出,美团对于这接近1000万骑手,早已撇清了责任。但事实上,美团对于骑手的“压榨”可能并非仅此而已。

前不久,一位北大博士也爆料了自己曾经跑外卖时期的一段经历。这位北大博士足足花了5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现了一些问题。其问题的核心在于,平台不光通过大数据算法来提升效率,同时还在试图“压榨”外卖骑手们的“剩余价值”。算法时时在“优化”,根据北大博士的说法,就是“外卖平台在压缩配送时间上永不满足,它们总在不断试探人的极限。”

比如,之前外卖骑手去人大知行公寓楼送外卖,只能选择从北门进入,所以系统计算送餐时间,会以北门作为测算依据,大概要花4分钟时间。然而随后有一些骑手发了一条捷径,如此一来这单的配送时间就变得宽裕了起来。所以,骑手会把节省出来的时间用来跑下一单。不过在很多骑手这样操作之后,平台居然相应缩短了订单时间,就像“打补丁一样把BUG修复了”。

从这波操作来看,大数据作为方便用户、提高骑手效率初始的产物,最终却变成了平台“压榨”骑手“剩余价值”的工具,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为什么美团如此压榨骑手?据新一季美团财务显示,其实外卖每单盈利不足4毛,但这并不能成为压榨骑手的理由。

 

新业务烧钱无底洞,又遇监管

截至2021年3月底,美团年度交易用户数和活跃商户数均创历史新高,分别为5.7亿和710万。

美团用户的高增长源于其社区团购“大撒币”,但这也间接导致公司一季度新业务亏损80.44亿元,同比暴涨489.9%。

多个行业人士认为,这些新业务仍需大量的投入资金且短期内几乎看不到成效,新用户增长超预期也许只是昙花一现,难以持续。社区团购竞争激烈,政策风险,投资巨大,利润微薄,恐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为此,美团也曾在4月底发公告宣布准备募资100亿美元。

长久以来,王兴一直践行“无边界”,在“无边界”的指导下,美团业务四面开花,这导致公司连续多年处于巨亏状态。

据媒体报道,一季度美团优选营收大约是2020年四季度的两倍,约12亿元,据此计算,美团为社区团购烧掉的钱或在62-72亿元。考虑到报告期内美团新业务共计营收98.56亿元,公司为新业务累计烧掉的钱约在179亿元,社区团购约占35%-40%。

和同竞争对手拼多多的比较:按照一般电商平台营收约为GMV的10%,美团优选的GMV约为120亿元,而拼多多旗下的“多多买菜”一季度GMV约108亿元,亏损幅度在25-30亿元之间。

“这表明美团优选的GMV仅比多多买菜多出十几亿,但亏损却超过一倍。而这种数字放到电商平台发展过程中,完全可以认为这个电商平台的投入产出比不合适。”香港知名投行分析师李歆指出。美团若不能保持现阶段优势,在市场份额上,可能面临被多多买菜争夺。

另一方面则是监管的关注。2021年3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曾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等社区团购平台的不正当价格行为处以150万元的合并罚款。

市场监管总局有关发言人对此表示,2020年下半年以来,大型互联网平台涌入社区团购市场,利用资金、流量、数据等优势,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商品,迅速扩张、“跑马圈地”、抢占市场、无序竞争。这种不正当价格行为,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价格秩序,损害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给线下社区经济造成冲击,损害了守法合规经营的中小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的利益,长远上也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行业人士认为,即使美团可以把社区团购等业务视为新的增长点,短期内的亏损也将难以避免,甚至会越来越大。

另外,社区团购的“价格战”消减也在困扰美团,随着“价格战”的降温,平台优惠力度的降低,订单量就会跟着减少,在提高用户复购率上,或许还是取决于优惠力度。

但目前,社区团购的热潮逐渐下降,平台以及商户的补贴金额和促销活动,也在逐步缩减,伴随社区团购这种新的流量入口业务展开,虽然在短期时间内增加流量用户数量,长期来看平台能否抓紧存量用户,才是用户增长的关键。如果美团无法牢牢抓住短期激增的用户,那么热潮退却后,便是遗留的满地苍凉。

原文作者:天一
编辑:邱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