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群出走,有专家认为是人类大量种植橡胶的原因,有本地人认为是气候变化、淡水减少的原因,但氢财经认为,或许和土地开发过度有关。

根据公开信息,万达集团、中国泛海、一方集团、亿利资源和世纪金源集团都在西双版纳投资开发房产,其中仅世纪金源集团一家就在景洪市的澜沧江畔投资50亿元,打造了一个占地4000亩的西双版纳滨江果园避寒度假山庄。

来自旅游广告

房地产商疯狂拿地,违法违建、开发过度

最近张立接受了很多采访。每一次,他都会强调一个数据:近20年间,中国野生亚洲象的栖息地面积缩小了40%以上,由1976年的2084平方公里下降到近几年的500平方公里以下。“不管你分析大象迁移有哪些原因,都不能忽略这个最残酷的事实!”

大多数人认为橡胶、茶叶等产业,是大象栖息地消失的最主要原因。但氢财经却突然联想到,前段时间西双版纳房地产的崩盘。

那说象群出走为何联想到房地产崩盘呢?这就要从十年说起了。

根据西双版纳州住建局向本报提供的数据,西双版纳旅游地产投资额平均增速在全省16个地州市中排名第一,旅游地产开发热潮已经远超过大理、丽江和腾冲等地州。

2012年的4月12日,西双版纳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开工奠基,这个由万达集团、中国泛海、一方集团、亿利资源、联想控股5家国内知名民营企业联合投资的旅游地产项目,投资规模150亿元,被当地政府称为“西南地区投资最大的旅游度假项目”。

在此之前,世纪金源集团早已在景洪市的澜沧江畔投资50亿元,打造了一个占地4000亩的西双版纳滨江果园避寒度假山庄。

当时除了开发商在西双版纳进行大规模跑马圈地之外,一些非房地产类企业也纷纷涌入这片热带雨林。

中国平安与云南白药携手,拟在西双版纳投资150亿元打造国际温泉养生休闲度假项目,该项目位于景洪市嘎洒国际机场附近,占地约2万亩。

连一家不为人所知的民营企业深圳市荣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都占地超过10万亩。有当地开发商透露,很多背景颇为复杂的人都来凑了热闹,大面积圈地。

2011年,西双版纳州土地出让金约15亿元,大概占财政收入的25%。

但更值得关注的是,大规模旅游地产开发的背后,违法违建问题屡禁不止。

西双版纳州招商局副局长张志勇撰文称,西双版纳旅游地产发展缺乏整体规划,存在破坏性开发利用、浪费稀缺资源等问题。同时,受国家土地等政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一些优势项目的落地较为困难。

被誉为“景洪城的眼睛”的白象湖,竟然遭遇开发商的公然填土建房。开发商在报经相关部门批准后,先后将湖区北面的70余亩土地改变用途,开发了白象花园一期、二期商品房出售。有相关记者在白象湖现场看到,白象湖的水已经被完全抽干,昔日的游乐场也变成了开发商的售楼处。

昔日可以垂钓的白象湖如今这般模样

一些开发商借助旅游地产名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变相圈地和开发房地产,甚至不惜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

曾经作为当地重点工程的“西双版纳普洱茶文化博览园”,总规划面积640亩,项目预计总投资10亿元。但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普洱茶文化博览园项目摇身一变成为“西双十二城”房地产项目。

当时有关记者在西双版纳普洱茶文化博览园未找到任何和普洱茶有关的项目,看到的只有规模宏伟的泼水广场、酒店、商业和住宅。

政府意识到西双版纳土地资源稀缺和旅游地产开发规模庞大,土地资源捉襟见肘甚至严重透支,让当地政府陷入困境。无奈之下,西双版纳州对下辖的“一市两县”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进行了指标调整。

当地开发商表示,这种指标调整,本质上是政府对土地资源严重透支现状的合法化,是土地指标的数字游戏,更掩盖了土地过度开发的隐忧。

如果是近几年没去过西双版纳的人,对这里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少数民族风情、热带旅游小镇等概念上。而事实上,因圈地热潮,这里已是一个可以比肩三亚的文旅地产热土,融创、万科、绿城等多家房企巨头在此扎堆落子。

直到2019年,西双版纳房价却遭遇断崖式下跌,部分项目房价比最高点几近腰斩,至此西双版纳圈地热潮退却,但被热潮席卷过的土地,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栖息面积缩小,主因难定论

早在数千年前,大象还游荡在今天的河北地界,即便后来环境变化,它们也能适应大半个中国的气候。河南修水电站时,曾经挖掘出亚洲象的遗骸。河南的简称“豫”,字形里就藏着一头“象”。

然而,随着人类活动的步步进逼,大象在中国大地上一路退却,最后只剩下云南省的西双版纳、普洱、临沧等零星栖息地,种群数量一度跌至150头,可以说是“退无可退”。

“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状是,一方面,来自人类的干扰从未止息,新的耕地还在继续嵌入亚洲象本已所剩无几的栖息地;另一方面,大象苦于现有环境满足不了它们的生存和种群发展需求,也在持续向外扩散。这些因素都会让人和象的接触越来越频繁,进一步加剧人与大象的冲突。”张立说。

最近张立接受了很多采访。每一次,他都会强调一个数据:近20年间,中国野生亚洲象的栖息地面积缩小了40%以上。“不管你分析大象迁移有哪些原因,都不能忽略这个最残酷的事实!”

同时,另一些新闻也频频触动我们的神经。

雪豹袭击家养牲畜;棕熊袭人并破坏房屋;野猪局部泛滥,糟蹋庄稼、反攻人类……

而从闯村咬人的东北虎“完达山1号”,到浩浩荡荡“逛吃逛吃”的大象旅行团,今年一连串的野生动物事件显然更加重磅,影响也更为深远。

“今年的动物们是怎么了?”不少人在网上发问。

“时间上或许是巧合,但我想这也折射了某种趋势。”何长欢说,“根源还在栖息地上。”

有专家表示:近20年,中国野生亚洲象栖息面积缩小40%,橡胶茶叶等产业是主因。

但一位普洱本地人却不认同专家的说法:专家的实地考察态度着实令人担忧。

他表示,历史上版纳种橡胶树最早是解放后的五十年代,把橡胶作为战略物资加以封销,不得已版纳种了橡胶,这是一波。之后是知识青年的到来,扩大了种植面积;第三波是十几年前,本地农民要脱贫要致富,而适于发展的支柱产业就是橡胶树。但从十年前,橡胶价格大跌,已没人敢再种橡胶树。

可是在这期间,野象也未北迁。

为此,他认为,这次野象北迁,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与气象有关。普洱、版纳自二零一九年以来,降雨严重减少,不少地方的江河湖泊的水量锐减。

这个观点,不禁让氢财经想到白象湖被填土建房。连这么有名的湖都被公然填埋,那剩下那些无名湖泊还能幸免于难吗?

而野生动物栖息地缩减缩减,真的只是因为人类种植橡胶导致的吗?湖泊水量锐减的同时,湖泊数量是不是也“悄悄”变少了呢?

象群出走的原因,可以是一个,也可以是多个,栖息地减少的同时,气候变化,淡水湖泊减少,多种原因同时发生或许才成了现在的结果。

原文作者:天一
编辑:邱天一